半年前毁容的半边脸伤痕可怖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陆靳南一席燕尾服,俊脸上挂着红晕,就跪在这张床前,笑着说“向晚,嫁给我吧!”,尹向晚接过鲜花,害羞得挡住脸,声音却是雀跃的:“好呀!”

尹向晚在梦里笑了,高烧让她额上一片滚烫,她淌下一滴热泪,低低呢喃出一声:“我后悔了……我不愿意……”

醒来的时候,尹向晚却觉得身下舒适,额头上还敷着冷毛巾。她虚弱地起身,看到自己,竟然在之前别墅的卧房里。

一丝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前一天刚刚那样对待过她,陆靳南为什么又将她带回到这栋别墅来?

慕绾绾跪在地上,一边够着陆靳南手里的刀,一边撕心裂肺地喊:“我要孩子……要孩子要孩子……”

慕绾绾突然直勾勾看向了楼上的尹向晚,嘴角含着一丝狠厉的笑,指着她说:“她能!她的子宫是好的!让她来!”

陆靳南为难地看了她一眼,神情复杂,最后不知在慕绾绾耳边说了些什么,慕绾绾终于不闹了。

等慕绾绾被哄睡着,尹向晚不想看这近乎是凌迟她心脏的一幕,忍住胸口澎湃的激痛,冷冷别开苍白的脸:“我回去了……”

陆靳南走过来,半晌后沉吟了一下才说:“绾绾的意思是让你代孕一个孩子,就用我的精子和你的卵子,试管,孩子生下来归她带……”

尹向晚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得像哭一样,心脏比凌迟还痛,她转过头,嘶哑道:“我尹向晚难道欠你们的吗?她不能生孩子,又不是我让她不能生,凭什么要我代孕?我生孩子给你们养,陆靳南你怎么不去死?!”

陆靳南蹙眉,没想到她变得戾气这么重:“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孩子最后是跟我,你难道还不放心?”

“是你被谎言蒙蔽了眼睛!”尹向晚松开门把手,踉跄着走过来,死死盯着他说,“慕绾绾有多恨我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生下的孩子……还是我跟你的孩子,她会善待?陆靳南,除非你强迫我,否则我就是傻逼了才会愿意!我不愿意,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生,别说你碰我了,给我看你一眼我都恶心!”

陆靳南背过身不看她:“生下这个孩子,我跟你两清,算你欠绾绾的还清了,你可以带你的父母离开。”

尹向晚站着没动,她此刻心里的痛却翻江倒海,陆靳南半晌没听见动静,不耐含着冷怒回头的时候,却看见尹向晚脸上爬满了泪水,她就这么直直盯着他,眼泪滂沱。

陆靳南冷笑一声转过头去,寒声道:“得到你的爱才恶心,我只要绾绾那样善良的人爱我,你这个杀人犯算什么东西!”

陆靳南,你知不知道半年前,我怀着七个月的身孕被你打掉孩子时是什么心情?我不想活了,也不想让你们这对狗男女活在这个世上。可是,我心中一直存着一份爱,从未消泯,因为你是孩子的父亲,我曾天真地以为你的痛比我少不了半分,可是啊,可是啊……

陆靳南,时光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一个巴掌狠狠打醒结婚那天的自己,看清楚,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不要嫁!不要嫁!!

尹向晚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蹲在曾经的自家门口,哭得撕心裂肺,眼泪流了一地都止不住。

她的第一个孩子死得那么惨烈,第二个孩子,却因为他的外公外婆而不得不面对一生下来就被送给刽子手的命运。

梦里,尹向晚哭嚎着,乞求着,睁开眼却看到了陆靳南火冒三丈的脸,看起来就差一个巴掌甩上她的脸,让她安静一点,别吵到隔壁的女人休息。

尹向晚猛地抓住他的手,赶紧道:“靳南,救救我们的孩子,慕绾绾是装疯的,她要报复我,她不会想要我们的孩子。你已经为她杀了我们的我一个孩子了,连我都差点死掉。陆靳南,你要保护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否则死掉的还有第三个第四个,一直到我死或者我疯都不会停下,靳南……”

陆靳南冷冷甩开她的手,吼道:“你胡说什么!等你生下孩子补偿绾绾,她就会好了,不会再疯了,之前的孩子我也很遗憾,但如果你不逼走绾绾,我们根本就不会相遇,那个孩子也不该出现,死了也干净,别乱想了,这样不利于你怀孕!”

尹向晚的手僵硬在空中,她的脸哭得都紧绷了,半年前毁容的半边脸伤痕可怖,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她说什么陆靳南都不信。

王明伸手示意停下,道:“龙族势大压人,口说无凭,龙子与我还需要明誓方可,不然在下同样不甘为龙子下属。”

龙子听王明诽谤龙族十分的不满,不过见王明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只得嘟囔的朝天发了誓言,胜王明为其下属,生死要听其命令,败他不能再要王明做属下,而且王明抢夺这件先天灵宝龙族也不得再追究,龙族也不能以此事今后为难王明。王明听到了誓言后,满面露出了笑容,让开场地在一旁闭目打坐起来,任随这龙子施为,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那龙子见王明在一旁修炼,还感慨这王明应该是祖龙大人常说的苦修之辈,竟然一刻也不愿浪费时间追寻修炼。这样的人才自己一定要收为属下,回去后让族中之人和祖龙大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龙子越想越激动,满脸欢喜的吐出了一块青色小山,在手中抓着。他飞上天空,又追看了王明一眼,随着其面色变的通红,用出了全力,手掌也化作了龙爪异形,全力鼓动法力要给自己这未来的属下一个震慑,让其不能小视自己这个主子。

青光亮起,小巧的青色山峰快速变大,化作一座天外神山一般朝下方海面落下。山峰无声落下,灵宝之威不可小看,无声的排挤海水,直接将深不见底的海域破开一片鸿沟,无形的重力压下,直接将深海海水排斥开成一深有近百丈的鸿沟,四周海水不能回流。

哄!,龙子收回宝山,大叫,九十丈,我能打出九十丈,怎么样,我的灵宝厉害吧,

王明睁眼看了一眼,轻松的站起道,“龙子还没尽全力,九十丈太浅了。”“什么意思?”龙子的欢笑停下意外的追问。

却见王明站起轻吐一口气,他手中再次出现其炼制的后天灵宝“玄黄坤势塔”,小塔飞出直接朝海底砸去,碰的一声,黄色土石塔直接在临近海面时化作上百丈,落在海面突然停下,一股惊天重力落入海水中,海水被压开朝两边分开,一直深入到了两百多丈之深停下。

龙子赶紧阻拦,追叫道,“你别走。”王明远远的从远方向后传音大声道:“双方赌斗公平之争,龙子明誓在前,怎能言而无信。”

龙子又想到什么,又远远的喝问道:“可我还不知道你抢的我龙族的那件先天灵宝是什么啊,你还不能走。”王明的嘲笑声从消失的方向传来,又一次骗这龙子道,“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是一块先天灵材而已。”这一下王明真的离开了,再加上这龙子心性幼稚,又不好意毁诺追击,让王明给离去。

过了好一会,那龙子一直在想王明手中石塔,忽然想到有些不对,感觉那王明手中的宝物不像是先天灵宝,反而像是后天造就。心中就感觉有些不甘,感觉是王明骗了自己,要是自己一开始规定好都是用先天宝物就好了,要是用后天造就的宝物,他身上也有祖龙留给的护身之物,一定威能更厉害。龙子越想越气,回想整个过程就感觉自己整个处于下风,这人根本就是在欺骗自己。

龙子偷离祖地,这个龙子回去后,事情很快都被龙族中的高手追究出来,包括王明欺龙子无知之举,更认为王明不愿听从龙族号令,又在龙族内搜寻宝物,抢夺四海所属异种神兽的宝物,等等都是罪行。

离开后的王明拿出这件夺来的宝物,发现是一杆中品先天灵宝级别的神兵,碧海分水叉,刀锋锋锐,有十二万斤重,坚固不休,更自带葵水神通,十分的不凡。王明大感收获不小,这一件神兵争斗之用确实是少有的利器,是自己多年来的少有珍贵宝遇。

往后的许多年内,随着王明在龙族四海中越往大陆方向靠近,越是受龙族排挤,虽然龙族受那个龙子誓言的影响,再加上也并不重视王明的小小太乙天仙修为多年来没有下令通缉追杀,可也受到了许多深海神兽异种的仇视,受龙族所属的排挤抵御,想要在龙族的眼皮子下抢夺宝物也越来越困难。王明感到在四海越来越难有作为,就打算带着收获早点进入内陆离开龙族的管辖领地内。。 王明踏入了陆地,就一路有目的的朝着大陆中央不周山方向行去。

有道是财不可外露,行事要低调收敛。可找着王明这种一心全心全力奋斗的找东西劲,来到哪里都会被人。王明在不周山山下,又被麒麟一族的高手驱逐起来,不让其在麒麟族地附近乱逛。

因为王明的手段太可怕了,虽然不能是掘地三尺、雁过拔毛,可也是但凡让这人去找过的地方,基本上都会想方设法将一些神兽异种的洞府中的东西弄走一两件没有的宝物。

王明在途中演算道一件上品宝光的一丝讯息,就在不周山中一个地方,王明被追赶中就朝那个方向逃去。

麒麟族的这个嫡系修士在后面追杀,王明在前面逃跑,还要躲避麒麟族四下传播的令走兽一属的围堵拦截。

这里是不周山中的一处毒虫、毒气绝地,整整方圆有千里大小,深有上百里的阴暗山谷中,潮湿阴暗,毒虫瘴气弥补,更有先天的迷阵在其中,就连厉害的神兽异种生灵闯入都不曾有活着走出。

进入山谷后,王明放出了体内炼制的后天灵宝五毒秽仙剑防备己身,隔离身体周围的毒气。四周的毒气还是很厉害的,就连王明放开剑光一丝空间漏进来些许毒气,王明就闻到恶心的臭气、阴气。

不过这环境倒是对王明的后天灵宝五毒秽仙剑很有利,剑光自动吞噬四周的毒气,进化演化宝剑中的禁制,使剑上的剧毒更加污秽歹毒。

王明在山谷中不敢飞行,怕让在山谷外的麒麟族追杀的那人发现了自己,王明一点点的在山谷中走动往谷下走,慢慢收集毒液、毒物,慢慢的寻找自己推演的隐秘机缘。

“本座在这里现身给你这毒药,你回去后一定要听我后续命令,听我让你怎么做。”

“嘿嘿嘿,遵命,阴魔大人。大人,魔祖大人可是已经准备好了,这次给我毒药难道是要我毒害那麒麟王?”

……你记着,任何事情都不许你说出口,是时候如何做本长老自会吩咐你,你今后也不许再提有关这件事半个字。”

王明在远处断断续续的,大致都能听清前面说的事情。王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运气这么好,还能撞见这种别人的阴谋事情。

而且听前面言语,似乎还与大名鼎鼎的魔族罗睺布局设计三大族的事情有关,这种事情可是前世神话传说中三族大战中最大的内幕,自己竟然能够遇见听到一耳朵。东王公王明心中兴奋,可神智却十分的清晰,它可急着自己身后可还有一个麒麟族的修士在追着呢,自己可不愿平白再召来前面两个人的追杀。

而且此时的东王公可不是后世传说中巅峰时的大神修为,由于王明提前化形出世,这些年在洪荒四海游历、在大陆上游历,虽然尽心修炼可王明也在忙着搜寻宝物,修为一直在太乙天仙巅峰,处于随时能突破却又不能突破的境界。还仍然是一个太乙天仙而已。

而前面的两人王明猜测应该是两方势力中的长老,特别是那个名叫阴魔的修士,应该更是魔族罗睺的重要心腹,修为王明推测最次也应该太乙金仙顶峰了。

王明这些年游历洪荒,也是见闻大涨。洪荒中如今三族管理下,除了本族真血可以幻化成道体外,其他的下属大多都是三大类的低弱许智慧的天地异种灵兽,也有少数的能幻化道体的神兽。这三族势力中最顶峰的祖龙、凤祖、麒麟王三人都应该是准圣境界,法力精深。而西方的罗睺、不周山中的鸿钧等大神应该也是准圣境界。在如今的洪荒中,准圣之下还有大罗金仙境、太乙金仙境、金仙、其后才是太乙天仙、天仙。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